中国文明网总站   克拉玛依文明网
  文明播报  时事要闻  公示公告  戈壁明珠  文明创建  凡人新事  道德模范  志愿精神  他山之石  未成年人教育
  文明微博  聚焦克拉玛依  油城历程  我们的节日  经典诵读  民族团结  文明论坛  各区传真  资料中心  公益慈善
您的位置:首页>油城历程
累得吐血都不当回事
来源: 克拉玛依市文明办 发布于:2017-11-24

  

上世纪五十年代,浅钻大队修理部的工人在工地上吃午餐。

  刺骨的寒风,墨泼的夜色。1981年11月,天已初寒,几个身影还在油田上忙碌。

  篝火映红心

  11月29日晚上,一堆篝火在七东区7164油井旁噼啪燃烧,映红了夜空,烘托出两个忙碌的身影——孙明传和杨建春。

  原来,这天傍晚,孙明传刚下班,队长告诉他,接到厂里通知,4号站7164井零点要准时开井投产。接到任务后,孙明传考虑到这口新井没有井房和保温炉,得派两个身体棒的人去点火守井。

  派谁呢?他想到了自己和杨建春。他找到杨建春讲明情况,笑呵呵地说:“我们身体好,去开这口井怎么样?”小杨听站长说去开新井,高兴极了,手一挥说:“行!”

  零点,他们来到井上,先打了几抱柴禾,点起篝火。等烧上一会儿,他们就把火炭拥到井口周围,再用铁锹端着火炭暖开阀门和流量计。这时,原油滚流的“哗哗”声,像一曲美妙的歌声,甜润着他俩的心。一会儿,油流声低了,他们又端起火炭烤。就这样,他们不停地烤着,开着……夜渐渐地深了,风渐渐地紧了,人也渐渐地打起冷战来。他们跳着蹦着,嬉闹着,舞动铁锹做“自由体操”,终于送走了寒夜,迎来了满天朝霞。

  忘我地苦干

  11月22日晚上,队长桑建军感到比哪天都疲倦,回到家就躺下睡了。不多会儿,他朦朦胧胧觉得嗓子里有股腥气往上窜,就翻身朝地上吐了两口,“啊,是血……”爱人被惊醒了,手忙脚乱地不知怎样好,眼圈里闪着泪花催他快去医院看看。而桑建军却摆摆手道:“没事,睡一觉就会好,明天事还多……”

  同志们看到队长脸色憔悴了,呼吸气短,都心疼地议论道:“桑队长累病了。这么重的担子,就是铁罗汉挑也得压弯了。”

  从这年8月这个队成立以来,桑建军可真没松过气。二十多个人,要管理三十多口井,劳力拉不开栓;全队只有一名老工人,技术力量薄弱。要争取生产主动,不能不付出巨大的劳动。他从早到晚泡在井上,哪里活儿重,哪里活儿脏,哪里条件艰苦,他就到那里。他的性子特别急,干起活来,不吃不喝,不知有多少次,干粮怎么带上井,还是怎么带回来。11月上旬,不争气的右腿上偏偏又长了个大疖子,肿得老高,流着脓血,他依然天天拐着上井,活儿不比往日少干一点。

  “这累值钱”

  大冷的天气,一位高个小伙子脱了棉衣,光着脑袋,合手拿着一根从井里引出的细钢丝,猛礅猛起,连续反复,累得气喘汗流的。他在练什么功夫?

  这人叫丁延长,是6号站站长,正在清蜡。11月23日,8042油井结蜡严重,站上的同志都催他要台热油车清蜡。谁知,丁延长自有打算,他想,要热油车一是要花很多钱,二是要打进井里十多吨死油,会影响压力,不如人工清蜡好。他把这想法告诉了同志们,大家说这样太累了,他说:“这累值钱。”队上干部知道后,就问他:“你准备让谁去?”他拍拍胸脯道:“丁延长。”24日早上,丁延长带足干粮上了井。他把25公斤重的铅锤和刮蜡片用绞车下到1100米深处,使劲一拉,井下纹丝未动,倒把他吊在了空中。俗话说,没有闯不过的难关。于是,丁延长喊着号子,用身体的重量,猛坠猛送,一寸一寸地收着钢丝,一寸一寸地“啃”着蜡面。他大汗淋淋,几次因双手麻木,被摔得仰面朝天,他哈哈一笑,又爬起来继续干……   (据《新疆石油报》)(克拉玛依日报 记者 刘红艳)

版权所有:克拉玛依市精神文明办 Copyright © 2011 wm.kelamay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990-6888715、6883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