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克拉玛依文明网
  文明播报  时事要闻  公示公告  戈壁明珠  文明创建  凡人新事  道德模范  志愿精神  他山之石  未成年人教育
  文明微博  聚焦克拉玛依  油城历程  我们的节日  经典诵读  民族团结  文明论坛  各区传真  资料中心  公益慈善
您的位置:首页>道德模范
杨辉玲:学生的另一个“妈妈”
来源: 克拉玛依市文明办 发布于:2017-12-01

  

  姓名:杨辉玲

  年龄:49岁

  身份:市第16中学教师

  感言:我愿意当一面镜子,用乐观的态度教育孩子,用真情的关怀温暖孩子,以己之力带动和影响一批批学生,让他们不但学知识,还能学会做人、做事。

  又到9月10日教师节,这天,杨辉玲参加一档电视访谈节目时,意外地收到了一份礼物——大屏幕上,已毕业离校10年、分散在天南海北的二十多位学生逐一祝她教师节快乐。

  视频中,学生们虽然都已经是大姑娘大小伙了,可都还像小时候一样对她格外亲热,好几位学生还像小时候那样称呼她“妈妈”……

  作为母亲,杨辉玲只生了一个儿子。但作为老师,她却是无数孩子心目中的妈妈。

  课下当“家长”

  杨辉玲是市第16中学语文老师,平均每天带班三节课,同时,她还兼任班主任、语文教研组组长、级部主任,手里的活儿远比普通老师多,因此,每天下午下课后,杨辉玲总是会待在办公室里忙碌。

  第16中学在乌尔禾区。乌尔禾区的人口成分复杂,学生的家庭背景和环境也各异。每当遇到牧民转场、公务员加班、少数民族家长不懂汉语等种种情况出现,下午放学后辅导孩子做家庭作业、带孩子吃饭甚至陪着孩子睡觉,就成了杨辉玲的课余工作。对这份工作,她从不说“不”。

  “对于家长因忙碌或有事托我看的,我总是那句话:‘你放心把孩子交给我吧,这也是我的宝贝’。我还教过一些汉语基础弱、父母没有辅导能力的孩子,遇到这种情况,我就主动找到家长,提议延长孩子在校的时间,我来给孩子补课。”杨辉玲说。

  小悦是个长相乖巧的女孩,从小被姥姥姥爷带大,刚来到班里时,谁跟她说话她都不理。久而久之,她在同学中获得了一个“高冷范儿”的外号。

  “这孩子从小被不爱社交的老人带大,又没有上过学前班,不会与人交往,即使学习再好也不行。”细心的杨辉玲观察到这一点,就主动亲近小月。

  小悦的妈妈在政府工作,时常加班。每到下午下课,她就一个人坐在教室里默默地写作业。

  放学了,杨辉玲一边备课一边陪着小悦,等孩子的作业写完了,她就跟她谈心。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小悦的妈妈还没来,杨辉玲就和孩子一起去食堂。一旦小悦的妈妈晚上也要加班,她就干脆带着孩子回单人宿舍。孩子晚上不敢自己睡,杨辉玲就和她肩并肩地躺在被窝里说悄悄话……

  这样的相处,足足持续了五年。渐渐地,以前的“高冷范儿”不见了,小悦变得开朗了、活泼了,再也不拘谨了,她和其他孩子之间总是有说有笑,与杨辉玲更是亲如母女。

  像小悦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范范的妹妹病了,爸妈要带妹妹去外地看病,杨辉玲主动接下了全天候照顾范范的重任。彩仁玛的爸妈要赶着牛羊转场暂时离开一阵,杨辉玲也把彩仁玛带在身边,就像一对母女……

  就这样,从教23年来,几乎每天中午午休和下午放学,杨辉玲的班里总有三四个在校做作业的孩子,杨辉玲也总是爽快地揽过照顾孩子的任务。对此,杨辉玲早已习以为常。她最常对家长说的话就是:“孩子跟我在一起,你们安心去忙吧。”

  课上任导师

  乌尔禾区距离市区足有百公里之遥,全区、包括一个乡、两个村的全部在校学生不过区区三四百人。

  按理说,身处偏远区域,教学任务复杂,教学质量不高情有可原。但杨辉玲不这么想,“学生们在这里只是上小学、初中,他们早晚要走出去。不把基础打好,将来很难跟其他地方的同龄人竞争。”

  她想尽办法给孩子们打好“底子”。

  “一年级新生刚刚进入学习的启蒙阶段,最重要的是老师要有耐心。”杨辉玲说,一节课讲3个拼音字母看似很容易,但要想方设法让学生们记住,就必须通过游戏、玩具等辅助手段强化孩子们对字母的理解。

  当一名让学生喜欢的老师最忌照本宣科。杨辉玲总是能找到孩子们喜爱的方式,让他们在快乐中收获成长。

  春天来了,树绿了,水清了,她带着全班同学去河边野炊,吃饱喝足玩耍之余,再拿出多篇表现春天的名篇名句,让孩子轮流朗诵,切身体会感受春天。清明节到了,她找到一篇歌颂革命先烈的美文,声情并茂地在课上诵读。读到感人处,她的眼里噙着泪花,孩子们也都流下热泪。在学到有可能有多重解释的观点时,她就干脆组织学生引经据典开展当场辩论。

  对小学生来说,教科书上的内容吃不饱,她就四处寻找他们能接受的、表现力和感染力强的文章、古文、诗句,先是集体学习,再在重复记忆中理解。

  当好小学老师,杨辉玲还有一项法宝,那就是用亲和力让孩子发自内心从“怕老师”到“爱老师”。

  在所有的孩子面前,她永远是笑吟吟的,她称呼孩子时,总是叫着“宝贝儿”。学生回答不上问题时,她总是和蔼地说:“这次很可惜,但我相信只要认真学,下次你一定行。”

  在低龄学生面前,她是和蔼温柔的老师,教一二三年级时,教室的卫生都是她自己打扫。等到教高年龄学生时,她会主动示弱:“如果有人能主动站起来承担今天的值日就好了,老师会特别高兴。”此刻,总会有一群男孩主动挽起袖子说,我来!我来!

  二十多年来,在学生面前永远没有架子的杨辉玲成了学生和家长们争抢的对象。她教的学生,热衷于争论“谁是杨老师最喜欢的人”,她所教的班级,也总是洋溢着“人人喜欢老师、人人让老师喜欢”的家一般的氛围。

  许多家长慕名将孩子交给她,杨辉玲从不拒绝,在她的心目中,所有的孩子都是宝贝儿。“我当老师半辈子了,唯一的窍门就是把他们当自己的孩子般对待。教师的责任不只是教授知识,更多的是引导和影响孩子们的认知和观念,帮助他们在童年、少年时代初步塑造和树立人生观、价值观。”杨辉玲说,“我相信,学生们长大后,不一定能记得我讲过的知识,但一定能记得我在集体中营造的温暖、团结的氛围。我希望他们在长大后,无论身处哪一个群体,都能将这种氛围继承和发扬下去。”

  课余是“妈妈”

  第16中学的老师们都记得一个叫杨苏比努尔的学生。

  这也是一个由于父母工作太忙无暇照顾的孩子。从苏比努尔读一年级起,杨辉玲中午、下午课后都带着她。不管是有不懂的汉字、不会的数学题,还是晚饭吃啥,苏比努尔最大的依靠都是杨辉玲。

  和老师待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苏比努尔渐渐觉得,杨辉玲就像妈妈一样亲。她主动问爸爸:“我想当杨老师的孩子,姓她的姓。”爸爸答应了。于是,“杨苏比努尔”的名字就在校园里传开了。从那以后,苏比努尔课上叫杨辉玲“老师”,课后总是叫她“妈妈”。

  给健全孩子当“妈”已经不易,给有缺陷的孩子当“妈”更难。

  那年,班里来了一个外地男孩,不但口吃,还听不懂普通话。为了让孩子尽快融入集体,杨辉玲一边引导其他学生不歧视他,一边教他普通话。

  足足半学期,每次提问这个男孩,她总是笑容可掬地用他的家乡话发问,然后,带领着男孩艰难地发音吐字。在杨辉玲的引导下,男孩从起初的说一个词需要好几分钟,直到只要起好了头就能顺利地说出来。每当男孩有一点点进步,杨辉玲都会组织同学们集体鼓掌以示鼓励。渐渐地,男孩脸上有了自信的笑容,他不再怕提问,也愿意和同学们一起玩耍了。

  几年过去了,不知道从哪天起,孩子说话越来越流利。男孩的父母高兴地来到学校感谢杨辉玲:“杨老师,我们的心情真是无法形容。我们以为孩子的病没指望了,没想到,是您让他能这么流利地表达,你这个妈妈当得比我这个亲妈还上心!”

  从教23年来,杨辉玲带过的学生不下千人。学生中,既有少数民族、也有汉族,既有本地生、也有外地生,既有健全人、也有残疾人。无论是什么样的学生,无论学生的父母从事哪个行业,有无级别,她都一视同仁。在杨辉玲的心中,所有的学生都是孩子,对所有的学生,都应该以“当妈”的心态去对待。

  杨辉玲的做法,感动了许多人,也影响了许多人。她的一位正在读高二的学生,最大的理想就是当一名“像杨老师那样的老师”。

  妈妈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老师是孩子的又一个妈妈。23年来,杨辉玲正是以“当个好妈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驻守在偏远的乡村,在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学生的同时,也在校园里谱写了一曲曲温暖的爱之歌。(克拉玛依日报 首席记者 刘青惠)

版权所有:克拉玛依市精神文明办 Copyright © 2011 wm.kelamay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990-6888715、6883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