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克拉玛依文明网
  文明播报  时事要闻  公示公告  戈壁明珠  文明创建  凡人新事  道德模范  志愿精神  他山之石  未成年人教育
  文明微博  聚焦克拉玛依  油城历程  我们的节日  经典诵读  民族团结  文明论坛  各区传真  资料中心  公益慈善
您的位置:首页>本土英华
李雪松:诗意地栖居
来源: 克拉玛依市文明办 发布于:2018-03-02

  读沈复的《浮生六记》,最喜欢《闺房记乐》与《闲情记趣》两篇。在我看来,这两篇的内容颇能体现荷尔德林诗中所倡导的“诗意地栖居”的精神。

  人活一生,注定要与世沉浮,为得失计、为生计忙、为成败谋,如是这般种种,无形中消解了灵魂的轻盈,生命更因此而痛失了对诗意的追求和感知。

  正因为如此,每回读《浮生六记》,我便对沈复与芸娘清贫幽苦,却诗意飘香的生活赞赏不已。你看他二人或沧浪观月,太湖听涛;或柳荫垂钓,看晚霞夕照;或读书论古,赏菊吃蟹;或争执虾卤瓜与臭腐乳的味道,讨论李、杜诗作的优劣;更有“夏蚊成雷,私拟作群鹤舞空”的乐观、研习盆玩与插花的雅趣、巧制扁豆花屏的妙想。

  沈复自称“多情重诺,爽直不羁”。他虽然出生在官绅世家,但爽直不羁的性格决定了他并不善于迎合封建家庭的各种规矩和礼节,后来二人被家庭误解,其父甚至有“我不为已甚。汝携妇别居,勿使我见,免我生气足矣。”的回信,分明是道逐客令。至此,夫妇开始了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的生活,不善谋生的沈复虽有芸娘这样勤俭持家的贤妻,最终仍然沦落到了谋生无计,穷厄潦倒的愁困之境。即使如此,二人依然风雨同舟,相濡以沫,从无抱怨。

  后来,两人因家庭的非难避居在萧爽楼,于是便常有“长夏无事,考对为会”的雅聚,而他们的雅聚自然少不了芸娘的“夫人之力”。为去南园赏菜花,众人苦于“无酒家小饮,携盒而往,对花冷饮,殊无意味。”但是,被林语堂称之为“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的芸娘又是多么聪慧,她说:“妾见市中卖馄饨者,其担锅灶无不俱备,盍雇之而往?妾先烹调端整,到彼处再下一锅,茶酒两便。”

  最可叹的是,芸娘在大病初愈之时,还去信给在邗江盐署谋生的沈复道:“愿亦来邗,一睹平山之胜。”可惜,芸娘这位生而颖慧、通体素淡、顾盼神飞的可爱女子,最终未及实现“一睹平山之胜”的夙愿便香消玉殒、魂归天外了。

  钱钟书先生在《管锥编》中说:“山水美原是不得志者的发现。”失意的人将自己远远地放逐,盛情的山水可以加倍补偿一个人旅行的凄清,走走停停,更能领会山水之妙。

  对照《浮生六记》,我们不难发现,在严酷的现实中,不得志者的无奈之举,反而因自然山水的精妙而被赋予了一层淡淡的美学气息。 明朝归有光在《项脊轩志》中云:“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又曰:“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簌有声;而庭阶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出生于“累世不第的寒儒家庭”,且“八次应进士试皆落第”的归有光,即使生活落魄不堪,所读之书也都是借来的,却用一种清贫之中的达观和苦中犹乐的“诗意栖居”精神,呈现给我们一种诗意盎然的生活态度,这是一种多么超然物外的静雅之美啊!

  观照自我,竟常常无奈于俗世的泥泞,而人之为人,又肩负了多少责任和义务的重压。或许,对于每个人来说,努力完成自己对于家庭、亲友、社会的种种角色和义务、精益求精于自己的专业或职业是一种自觉的责任,但在忙碌的生存状态之下,享受生命之美和自然的诗意,坚守一种遵从自己生命感觉的生存图式,又是多么难能可贵。

  我想,人类生命的最伟大之处在于从不停止对美好事物的追寻和对生活的吟诵,并因此而保持一种朴素而真挚的情怀,用生命的诗意之美拂拭心灵的尘垢,进而获得内在的自由和精神的自足。红尘万丈,人声嘈杂,从荷尔德林到海德格尔,“诗意地栖居”呼吁至今,然而,又有多少人能真正体味个中的滋味呢?(克拉玛依日报)

版权所有:克拉玛依市精神文明办 Copyright © 2011 wm.kelamay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990-6888715、6883079